SOLER-1SOLER-2

   

末日歌聲,帶來新的開始 SOLER

 

採訪 / 林可威  攝影 / 沈彬捷

SOLER,一對來自澳門、緬義混血的雙胞胎兄弟檔。哥哥Julio加上弟弟Dino親手打理創作。以Pop Rock的風格發行過多張國粵語唱片。他們從未加入國際大型唱片公司,憑藉著現場演出的魅力和熱血一樣吸引了相當數量的死忠歌迷。然而,過去他們的作品多少都有些因應華語唱片環境的「保留」態度,因此這次他們接下了「騷人」電影原聲帶的製作,濃厚的六、七O年代復古搖滾風味,「重新出發」的勇敢突破感就顯得十分強烈:「這部電影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我們想讓別人看看,原來SOLER也可以做出這樣的音樂!」

 

電影配樂初體驗

「華語市場對於搖滾的態度,還是很侷限、很保守的。」Dino直言不諱地道出了這個產業的現實面,此外他也表示,雖然這次配樂製作風格與走向是以電影導演陳映蓉的想法為主,但在創作的過程中,SOLER仍有很寬廣的發揮空間。Julio說:「一開始導演提供給我們的參考素材其實不多,電影的畫面是之後才有的。我們在她表達出大致的概念後自行揣摩,並用我們原本習慣的方式來創作。開心的是,最後成果正是導演要的,也沒有經過太多的修改。」Julio更提到,某段歌詞和電影情節的畫面甚至完全契合,讓他們都覺得太不可思議。

 

放膽創作的決心

這樣的創作過程,也讓SOLER有機會摻入更多自己喜歡的音樂元素。七O年代著名的華麗搖滾(Glam Rock),對SOLER來說是日後學習研究才接觸到的東西,真正活在他們當年回憶裡的第一個搖滾標誌,則是接近八O年代新浪潮搖滾的代表The Knack: 「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他們那首《My Sharona》的音樂錄影帶,印象非常深刻!」說著說著,Julio和Dino更情不自禁地唱了起來,情緒彷彿又回到了當時聽歌的悸動。此外,Eric Clapton和The Doors,都是影響他們音樂性格的重要因子:「以前做專輯時不敢表現得太明顯的東西,這次終於可以徹底展現。」

 

兄弟創作,相敬如賓

談到兩人做音樂的過程,SOLER表示其實並沒有一個非常固定的模式。除了歌詞大多是有Dino負責外,其他大部份的旋律、和弦,都是他們一起隨興彈唱、「玩」出來的。倒是兩人很明確地規範出了「客氣」的工作態度:「若是工作時還把對方當兄弟,那種家人間沒有顧忌的說話或情緒表達方式,反而會太過直接,很容易傷了感情,也影響專輯製作的過程。」Julio說,工作時得天天面對彼此,唯有藉由這樣的相處原則,才能順利地將歌曲完成。

 

三個人的革命

距離上一張專輯已有近兩年的時間,期間除了參與羅大佑的巡迴演出,學習到很多想法與專業態度之外,SOLER最神奇的遭遇,應該就是認識了縱橫樂壇三十年的亞洲鼓王Don Ashley。Dino說:「我們和他合作過三次演出,發現彼此相處得很融洽,就像兄弟一樣。」Julio甚至意外發現,自己年幼實非常喜歡許冠傑的《天才與白痴》,裡頭過癮的鼓手過門(drum fill),剛好就是Don Ashley的傑作。

三人志趣相投,因而促成了SOLERTrio的誕生:「Don過去組團常常不歡而散,所以他一直想要能有一個好的樂團經驗;而Soler從以前就想組成一個完整的樂團,也想尋找新的音樂方向。於是就我們便邀請他加入,從SOLER變成SOLERTrio。」Julio並表示,有了Don這樣的傳奇人物加入,他們將正式告別過去的Pop Rock: 「未來不一定是玩這次的復古搖滾風,但肯定和過去的我們很不一樣。」

 

樂壇中的喧囂與寂靜

努力在樂壇打出名號,也因緣際會認識了許多音樂人,SOLER有時卻仍覺得自己沒有真正踩進這個圈子,似乎還有點「從外面看」的感覺。Julio開玩笑指著自己的混血外貌說:「可能是因為我們的臉吧」。

然而細歸原因,或許和他們出道時的一波三折,以及數年前與舊東家的合約官司有關。這些事情讓他們體會到:「做音樂最困難的,就是讓身旁的人們鎮定。」Dino解釋,在家庭教育的影響下,兄弟倆不管遇到怎樣的困難,都會以冷靜的態度面對,並設法解決。然而踏進這個圈子後,「有些合作夥伴並不太相信我們的想法。」Julio說:「當我們想在音樂上有一些不同的嘗試,做到一半對方開始覺得困難、辛苦,就打算退回最通俗、最多人做的模式,甚至還會跟我們說,歌迷開始不喜歡你們了!」花費了許多與人磨合的光陰,兄弟倆從精簡的人事編制,到現在變成自己打理所有事情:「反正SOLER最原本的理想,就只是希望可以透過音樂,將人們集合起來、讓他們開心,如此而已。」Dino懇切地說著。

就如同「騷人」電影中充斥著末日隱喻和人對生命疑惑的辯證,所有的不安定感到了最後,或許反而能成為打破現狀的動力。過去SOLER用順耳的流行曲調進駐歌迷的耳朵,如今,他們決定以更自我的狀態呈現他們的音樂樣貌。誰說世界末日就是結束呢?結束為的,可能正是另一段精彩的開始。

 

SOLER的末日音樂

訪問尾聲我們問起SOLER:若是世界末日真的來臨,他們會想帶著怎樣的音樂做為陪伴?沒想到Julio和Dino都異口同聲表示:「我們要的是安靜。」Julio說,當需要思考的時候,她其實不會聽任何東西;Dino則認為,音樂最高的境界就是讓人安靜。

或許,靜默的空氣也是一種優美的曲調。

 

   原文出自KKBOX音樂誌 No21.九月號,請上博客來網站購買。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