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八月號_陳映蓉導演專訪  

23歲拍攝第一部電影《17歲的天空》,就成為當年國片票房總冠軍,讓陳映蓉晉身為最受矚目的新銳導演,更幸運地獲得第二部片《國士無雙》的資金與機會。如此神奇的人生際遇,任誰做夢都會偷笑吧!但她卻在第二部片上映之後,突然從電影圈銷聲匿跡。放下導演身分不做,跑去跟朋友合夥開咖啡店,人生瞬間大轉彎。直到今年,才又帶著最新作品《騷人》重返觀眾面前。

好久不見的她,似乎已經習慣反覆向人解釋這段「不合常規邏輯」的輕狂歲月。「記得村上春樹說過:『雖然作家可以運用想像力寫出許多精采的作品,但他的實際人生反而才是最匱乏的。喔不,我覺得我的人生不應該是這樣,我也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精采生活,我不要被電影佔滿生命的全部。』」於是陳映蓉決定為人生先按下暫停鍵,暫停寫劇本、暫停拍片,暫停每天睡醒就必須不斷創作生產的忙碌日子。她想要嘗試看看,還有沒有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老天爺讓她如願以償,從一個發號施令、主控現場的導演,變成一個被動等待客人上門的咖啡館老闆,生活節奏也從急速快轉,逐漸平淡緩慢下來。「待在咖啡館,多半就是等,等客人從門口走進來。」加上生意不是太好,多了很多跟自己相處的時間。而且每天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跑來跟你聊天,聽到很多新的故事,不一樣的生命過程。」陳映蓉發現,其實「等一下」的人生也不錯。「不過,我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後來因為經營不善,咖啡店只好頂給別人。」也就這麼剛好,結束咖啡店,卻重新誘發了她想要拍片說故事的欲望。

走不進時代,又退不出江湖

這幾年,隨著臉書熱潮和2012預言的興起,促使陳映蓉不斷思考,萬一大家都相信末日怎麼辦?如果這樣,會有官方組織代表出來安撫人民的恐慌情緒嗎?於是她動手寫下《騷人》劇本,描述三個年輕人天真地打造網路方舟「卡拉圖號」,以為這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表面上,這是個不折不扣的末日科幻電影。「但我真正想講的卻是一種騷動、蠢蠢欲動的心境,就像魏晉南北朝那個時代的文人,他們不是不願意為世界做些什麼,卻礙於混亂的時局,而不能做什麼,於是只好過著瘋子般縱樂狂歡的日子,充滿一種走不進時代卻又退不出江湖的無奈感。」而末日之所以迷人,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人們抱著毀滅後,或許世界就能重新開始的心情。如果此刻翻桌,人生是否能重新洗牌的期待。

尤其到了30歲這個年紀,陳映蓉更加強烈感受到心底的那股騷動。「30歲不算老,但多少也經歷過挫折,對人生不再如20歲那般滿腔熱血。可是又還想要做些什麼,總覺得如果再不改變,時間就來不及了,彷彿處在一個倒數的階段,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倒數什麼……。」因此《騷人》不僅是一部忠於自我的創作,對陳映蓉來說,更是屬於這個時代青年人的故事,很迷離、很魔幻、充滿哲學思想,卻渴望重建一個桃花源理想國。


※原文出自於:ELLE8月號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