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由【十七歲的天空】、【國士無雙】導演陳映蓉執導的華麗奇幻新片【騷人】,集合王柏傑、瑞莎、阿部力等卡司、描繪三個廢柴要搞革命拯救世界的故事,陳映蓉導演以新穎的手法以及電影語言打造獨特的視覺影像,用更宏觀的視野審視與自己年齡相仿的這個世代,在荒謬、疏離、虛擬的現實社會中,年輕人應如何定位與前進,影像風格華麗頹廢,搭配抒情搖滾的音樂表現,是台灣近年來少見的奇幻之作。【騷人】獲選2012金馬奇幻影展開幕片,並獲得了第14屆台北電影獎最佳音樂獎(SOLER)和最佳攝影獎(周宜賢)。

【騷人】敘述面對2012末日恐慌、人心浮動,吳安良(王柏傑 飾演)、郝歌(阿部力 飾演)、阿代兒(瑞莎 飾演)三人決心打造網路方舟-「卡拉圖號」,在63億人裡找到諾亞,化解末日危機。

【騷人】融合濃厚的六零年代嬉皮、烏托邦思想觀點與奇想的情節,來呈現這個沒有共同目標、沒有座標感、沒有英雄的世代,年輕人如何在恐慌焦慮中為了「延續」而戰鬥。


如何面對世界末日?

問:這個題材在現今的台灣電影中算是比較特別的,請問導演當初這個構想是從何而來?

陳映蓉導演:我大概隔了六年沒拍片,這期間處於比較沉潛的環境,我就想要拍一個跟自己的時代比較有關係的故事。之後就從世界末日到臉書去發想。

問:當初設定什麼樣的影像風格去呈現這個故事?

陳映蓉導演:手持攝影機是第一個決定的,因為我還蠻喜歡手持攝影的影像,比較接近人的肉眼看到的感覺。再來就是整個場景還有造型上有一點比較華麗頹廢的感覺。


華麗場景與搖滾音樂

問:這部電影在場景的美術設計上非常突顯,導演本身最喜歡哪一個場景?

陳映蓉導演:我很喜歡火力發電廠那個場景,那不是搭景的,那是一個真正的火力發電廠,那個地方很有後現代工業的感覺。

問:音樂在這部電影中佔了很重要的部份,請問導演如何設定這部電影的音樂風格?

陳映蓉導演:當初我設定的音樂風格就是復古搖滾風格,我本來就很喜歡香港樂團SOLER的音樂,覺得他們的樂風很適合,所以就決定找SOLER為這部電影創作原創音樂,我在拍攝前製期已設計好每一個需要音樂段落的位置及音樂走向,然後透過電郵往返和他們溝通。電影殺青時,SOLER同步完成近六成的Demo,待全片剪接完成,再配合畫面細部調整節奏和歌詞。整個創作過程還蠻順利。

12  


召喚年輕騷人

問:如何設定三個主要角色?

陳映蓉導演:當然是先有吳安良這個角色,他代表的是天真瘋狂,比較像小孩子,他覺得可以做到的事就去做,他的性格是很原始很直接的。郝歌代表的是比較成人,有責任感有點妥協。這兩個人代表的是一體兩面,一個是小孩子,一個是成人。阿代兒是一個什麼都可以接受的女生,她的接受度很大,也很容易融入別人的生活,這個女生的加入則讓這個事件可以成立,讓他們的計畫可以執行。

問:這部電影主要的戲都是在三個角色身上,如何決定演員?

陳映蓉導演:王柏傑是一直想找他合作的演員,他的特質還蠻少見的,他有一種蠻瘋狂的感覺,所以第一個就找他。阿部力是合作了很多次的演員,幾乎我的每一部電影都有他,我也覺得他很適合這個角色。瑞莎飾演的這個角色原本就設定為一個外國人,本來想找一個素人來演,選角指導找了瑞莎來試鏡,聊過之後覺得她可以勝任。

IMG_0908_1  


打造新世界

問:在電影中一直重覆強調「時間」和「自由意志」,對導演本身而言這兩個元素很重要嗎?

陳映蓉導演:應該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吧,人生就是時間,自由意志則是一個比較進階的概念,是一個比較開創性的世界觀,你「想」你就「存在」。當一個人了解他就是現在,之後的新世界就會從他展開。這可能是一個有很多的時間跟自己相處、沒有太多的事情去煩的人才會去思考的事情吧。我在幾年前是處於這個狀態,所以會去想到這個題材,這是我想說的故事,我想有些人也會跟我有同樣的想法吧。

問:導演拍這部電影是從世界末日的預言出發,現在拍完這部電影之後,導演對於世界末日的看法有什麼樣的改變?

陳映蓉導演:我本來以為它會是一個天災人禍的方式發生,譬如天然大災難或是戰爭,但是開拍之後我發現它可能會是一個比較內向的方式,一個心境上和精神上的東西,我覺得很巧合的是,越來越像我現在對於這個現實世界的感覺。我覺得人心和人性都是蠻沉淪的,無奈還好,無奈都還有感覺,我覺得沒有感覺是最可怕的,大家選擇成為沒有感覺的行屍走肉,這已經像是殭屍,不痛不癢,不快樂不悲傷,就可以沒有感覺的這樣活下去。我最近幾年感覺越來越嚴重,那種白熱化的狀況,我越來越覺得跟這個世界大多人的價值觀相處起來是困難的是辛苦的,就好像一種毒氣瀰漫在空氣中,躲也躲不掉。我覺得我們真的需要一個新世界,必須要重新開始。

IMG_3319  


※ 原文出自於:世界電影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