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號美麗佳人

王柏傑就是不怕死

他演起戲來衝撞力百分百,談起戀愛也要把命拼。讓人訝異隱藏在年輕外表下,將會迸發什麼樣驚人能量。

 採訪撰文/李郁淳  攝影/詹朝智  造型/關婷玉

他得過台北電影節新人獎,演了好幾部好戲,其中甚至包括《十月圍城》和《關雲長》這種超級製作,但當他站在你眼前,一切都洩了底,因為,王柏傑真的太年輕。才二十出頭,年輕到太不懂得隱藏自己的不知所措,一被問問題就緊張到擰手,眼睛老飄向經紀人求救,豆大汗珠從太陽穴不斷滲出來。然後想了半天,才擠出一個超級規矩的答案。咦,這怎麼回事?在《九降風》裡不是把那血氣方剛的高中小鬼演得極好;在《十月圍城》裡儘管中、港大牌環伺,他依然老神在在;而即將上映的《騷人》,他發夢要在世界末日來臨前拯救世界,歇斯底里又不over的表演,在新生代國片演員中著實殺出一片天。


怕生、慢熟,而且很宅

明星該有的自戀、自負和自捧,他都沒有。只是不好意思笑笑,說當初第一次看到《騷人》劇本,笑翻了,立刻跟公司拜託,爭取回台灣一定要演這角色。但其實自己並沒有吳安良那麼神經質。「私底下的我滿宅的,宅在家裡看DVD、打電動,或者跟朋友在一起。」到目前為止,性格不是很鮮明,但是他早熟,十七歲就入行,演起戲很有力道,你知道他拿命來演的,所以絕對聰慧,與生俱有好演員的質地。他把這歸咎到身邊的朋友,「因為我比較早出來工作,身邊的朋友平均年齡高一些,時間久了,自然會成熟些。」

「我怕生,個性比較慢熟。以前接受訪問都不知道怎麼說,角色也不會想到細節,現在比較清楚了。就像演吳安良,你一定要臉皮厚,敢在西門町發瘋跳舞,剛開始我超難適應。如果我真有和他像的地方,大概就是幼稚那一塊吧。」真實的王柏傑開始露出馬腳,演藝圈訓練他內心不要隨便外露,講著講著淘氣的靈魂卻遁逃出來。


出去闖一圈,回來更成熟

「我很不怕死,每一場戲都會用力做完,所以每次拍戲一定會東撞一下、西碰一下把自己弄傷,但求盡力把每場戲做好吧。」去香港拍戲,讓他見識到大腕風範,「像王學圻那樣資深的前輩,拍戲還是拿著小本子裡頭寫滿自己作的功課,不時和導演討論,這都是我要學習的,否則一開始我完全不知該怎辦。配音的時候,也是外面一排大頭面無表情盯著你一字一字配,我只好在裡頭一直滴汗。」

        給他一點時間,男人的肩膀就會長出來。「如果要照顧另一半,得先把工作做好,對現在的我來說,不能只有愛情沒有麵包,工作穩定了對另一半也好。以前我處理事情或許沒那麼成熟,每個階段學到不同東西,讓我開始檢討,事情為什麼會這樣。」他給的答案不太完美,但很有誠意。於是我好像懂了,一個好演員本身不能太多光芒,當披上角色外衣換了靈魂,性格自然會被牽引而出,成就精彩的表演。22歲的王柏傑對此或許還不甚明白,但是早已逐漸嶄露頭角的他,勢必會成為下一世代的大腕。


※原文出自於:美麗佳人8月號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