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娛樂_150_2012_8_23-2012_9_5  

王柏傑、瑞莎和阿部力在國片《騷人》中發動革命,是建立烏托邦,當中王柏傑是「作亂」的始作傭者,只會打嘴砲,不事生產卻企圖拯救世界,行為與瘋子無異。戲外,玩起來最瘋的卻是嬌嬌女瑞莎,她曾經喝醉醒來發現已身在別的國度,媲美好萊塢電影《醉後大丈夫》的脫序情節,讓兩位男士自嘆不如、嘖嘖稱奇。

撰文/李雨勳 攝影/高政全 文編/丁勁丞 設計/威心偉 瑞莎服裝提供/Paul&Joe

《騷人》描寫面臨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預言,年輕人在恐慌中為了愛與和平而戰鬥,融合60年代嬉皮、烏托邦思想的奇想故事,王柏傑、瑞莎與阿部力扮演帶頭革命的嬉皮,行徑瘋狂失控,喝酒肯定免不了,幾乎都是醉茫茫上戲。瑞莎透露,有次劇組幫王柏傑辦生日趴,王柏傑喝到有點醉了,那天剛好要拍喝酒的戲,阿部力也跟著喝了幾杯,等她加入拍攝時,只有她是假裝在喝,三個人一臉酒醉的演戲模樣,被狗仔偷拍個正著,「結果報導出來說我們在買醉,那天只有我沒喝耶。」


瑞莎解圍不成幫倒忙

來自烏克蘭的瑞莎,感覺應該是海量,沒想到酒量奇差無比,「16歲生日時,我在南非,經紀公司幫我慶生,給了我一杯酒,我就醉了,醒來已在烏克蘭的家裡。我不知道怎麼去機場的,過程完全不記得,醒來只覺得頭好痛、口好渴,之後我就不敢亂喝酒,太危險了。」

王柏傑17歲出道,經過5、6年的演藝洗禮與生活歷練,著實成長不少,以前愛情至上的他,現在會以工作為重,「我一直都覺得談戀愛很重要啊,但同時要把工作顧好。以前我把感情看得太重,因為不懂事嘛。長大以後,男人要有事業,才有能力照顧女生,所以要先把工作做好。」

 

王柏傑放膽眼被當瘋子

在《騷人》中,王柏傑是個到處惡搞的廢柴,他說以前綁手綁腳怕鏡頭,這部戲讓他放很開,連發掘他演《九降風》的林書宇導演看過預告後,都誇他變得有自信,「有場我在西門町捷運出口上面跳舞,因導演拉長鏡,路人真以為有個瘋子跑上去,全都嚇傻了,其實我很不好意思,因還要在上面跳麥可的經典舞步。」瑞莎更慘,演出雨中奔跑被石階絆倒,手先著地全脫皮,當場血流如注,「我以為牙齒沒了,忍痛在那邊數牙,還被迫休息2周,雖然只剩一點點戲分,好怕被換角。」王柏傑補上一槍:「那時是有考慮找Liz。」聽的瑞莎瞪大眼回嗆:「我才不信哩咧!」

瑞莎反將王柏傑語言天分差,記得她教王柏傑講俄文台詞,那場戲很嚴肅,演員要像機器娃娃一樣講俄文,正式來時王柏傑的俄文聽來卻像髒話,「我就一直笑場,沒辦法拍啊,最後全被剪掉了。」她與王柏傑、阿部力因合作而結緣,但訪談中聽著中日混血的阿部力述說娶了大陸老婆後,責任感加重,演戲更為投入等等,她竟驚呼:「真的嗎?我不知道你結婚了。」

 

瘋狂事蹟比一比

王柏傑:
颱風天跑去宜蘭烏石港衝浪,大浪突來,我拼命游到防波堤,還被浪打到海底,差點不能呼吸,只能拚了命往防坡堤游。

阿部力:
高中時曾強吻一個喜歡的女生,哈哈。

瑞莎:
剛來台灣時害怕孤單,怕黑又怕鬼,晚上跑去大安公園睡覺,醒來包包被偷走了。


※原文出自於:明周娛樂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