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到在《十七歲的天空》與《國士無雙》這兩部商業路線的作品之後,陳映蓉導演居然推出這部風格迥異、敘事跳躍、充滿個人色彩的怪片?

這絕對不是一般觀眾能夠輕易入口的電影,要消化可能也需要一段時間。但影像、配樂又是如此迷人,好似嗑藥後飄飄然,又隨性又圍繞著哲理,就好像Woodstock那段時光又再度來臨。騷人之所以為騷人,是否必然於動蕩不安的時局?還是太過安逸的太平盛世,對生活的無趣做的一種反動?回頭一想,兩種答案還都有幾分道理。

廢柴吳安良(王柏傑飾)搞過樂團,浮沈多年,現在成天無所事事,寄生在死黨郝歌(阿部力飾)的屋簷下。前女友都結婚還懷孕了,想當然爾那張喜帖對他打擊甚大。沒多久他突發奇想,拉著郝歌在網路上以「卡拉圖號」的名義,企圖拯救面臨末日的世界。沒想到他們這種疑似腦袋有洞的作為,在搞動保的洋妞阿代兒(瑞莎飾)加入之後,還真的蔚為風潮,成為席捲全球的運動。在一切計畫(有計畫嗎?)都順利開展時,吳安良失蹤了。

IMG_6775  

卡拉圖號的原型是諾亞方舟,是三人組寄託解救末日同胞理念的象徵。有趣的是,這個卡拉圖號不是實體,而是建立在社群網站上的一個粉絲團。營運方式就是自拍影片,號召粉絲做各種例如看星星這種小事,用理念來感動世間。他們對整個末日事件的看法很簡單,就跟嬉皮差不多:及時行樂,把握身邊的小確幸,愛與和平,世界大同。

說老實話,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角度去喜歡這部作品。嚴格來講,《騷人》並沒有明確想要釐清敘事上的邏輯,尤其是在主角迷航的後半段,從這個空間跳躍到另一個空間,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前因薄弱,後果也看不出來。或許我應該用一種城市奇譚的方式解讀,卻又不想乾脆以「夢境」一詞概括。以這麼任性的敘事風格,我卻發現其創作主旨更為明顯。

原來《騷人》說的並不是一則故事,而是一個觀點。

IMG_1098  

末日來臨,你會怎麼過?自從電影《2012》之後,各類末日說盡出,世間人們也各有各的選擇。有人理性自省的面對告別,有人毫不在乎嗤之以鼻,有人只想繼續運轉既有的生活步調,也有人像片中的吳安良一樣,在末日來臨之前急著想要做點事來拯救世界。儘管沒章法、沒條理、沒頭沒腦,就是一種生活失敗的知青宅在家裡空想出來的結果。但陳映蓉對社群網站的樂觀態度,使得這一切對世界和平的希冀,看起來都可能了。

於是在如海潮般擺動的鏡頭,超現實中現實的美術設計,以及SOLAR精心打造、青春不羈的旋律,這些元素到了最後與主題曲〈All The Young Dudes〉交織,成為一章唯美的影像詩篇。世界末日都要到了,生活一定要有邏輯嗎?沒有邏輯的世界會不會更加真實?或許在我們迷航過後,重襲嬉皮的生活態度,對世界來說才會是更加幸福的一件事。

世界末日真的來了嗎?到那時再說吧!重點是,你想要怎麼過?


※原文出自於:幼部屋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