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E電影_紀培慧與陳映蓉對談-1CUE電影_紀培慧與陳映蓉對談2

【紀培慧電影塾】 告訴我 更多表演的道理 與陳映蓉對談(下)

 

20116月號起,(CUE)曾以個人專欄形式,呈現紀培慧每月對演員工作的思考、看電影的心得收穫;本年度連載企劃則轉型為由她擔任主人,向前輩請益電影和表演經驗,開啟一場場跨世代深度對談,曾邀請嘉賓包括導演易智言、林書宇、編劇蔡宗翰、演員陸奕靜。從去年夏初至今年夏末,我們和她一起懷抱極大熱情努力著,轉眼已一年有餘。如原石般23歲的她自待打磨,而真正的演員並非輕易飛上枝頭,她會經歷等待、沉澱,與無休止的學習,這些不見得稱頭卻真實的過程,正式(CUE)希忘記錄的。

 

有著「前老闆/員工」關係的陳映蓉與紀培慧,彼此都記得當年在昏暗的地下室咖啡店「Liverpool」裡,她還是一樣風趣,新作《騷人》更是點開預告片就讓她樂不可支,儘管陳映蓉做著消極的澄清,想解釋電影並沒有那麼好笑,但兩人還是進入了「最喜歡的喜劇」話題,最後又以旅行經驗和外國人食量觀察作結?!

 

紀培慧(以下簡稱紀):每個導演在寫劇本的時候,都會有特別的建構方式。像《一頁台北》導演是建築系畢業,每次看他劇本,都很像是在蓋房子,很工整,一步一步往上堆疊。妳唸資訊傳播系,跟影像有關係嗎?

 

陳映蓉(以下簡稱陳):我在學校裡就有拍東西了,大部分都是作業,因為知道可以拍東西,才去選這個系,是數位時代剛起飛的時候,我本來就想念電影系,後來看到有數位製作,覺得滿有意思,才去念了資訊傳播系。我們學校也不是很科班的教育,學習就是從期中跟期末作業中學的,剪接也是,就是摸索出來的。我們學校很好,所謂好是很自由,我覺得這很重要,因為它本來就不是影像專門的科系,裡面有平面設計跟多媒體,就是挑自己喜歡的課、有興趣的事情做。一直到畢業製作拍完,兩個作品都去參加數位金馬影展(金馬影展全民DV運動競賽),後來為什麼我會去拍《十七歲的天空》,是因為耀華(李耀華)跟Michelle(葉育萍),她們兩個製片去看影展,一人看一部片,都看到同一個名字,說很有趣,看我可不可以去拍他們幕後花絮。後來他們跟原本導演有些溝通上的問題,我才突然黃袍加身變導演了,所以在學校到拍第一部長片,這個機緣還滿特別的。第一次到拍片現場只是規格上的差異,整個過程其實滿熟悉的。

 

紀:有什麼想要突破的嗎?不管是工作或是生活習慣,例如「不要再睡過下午1點」?

 

陳:完全沒有這個願望,能睡就睡。人生滿平順的,這幾年覺得沒有什麼願望,但這狀態是很滿足的,我真的不會覺得說是不是趕快再有下一個電影,當然我很想再拍片,但這不是什麼特別的願望。人也窮窮的,當然好過一點會更好,講窮真是太喪志了,我其實不是太窮,我的意思是說我不能算窮,更多人的條件沒有這麼優渥。我現在是胸無大志的狀態,就覺得人生怎麼樣都好,有片拍、沒片拍,再開一次店也有想過,也不錯。這個問題就好像人家問我「末日前有沒有什麼一定要做?」我其實完全沒有,人生可能下一秒就沒了,我真的是這樣在準備的。

 

紀:感覺妳是一個超奇怪、 會把自己逼瘋的人。

 

陳:說不定已經把自己逼瘋了。沒有什麼特別追求的,人生還滿圓滿的,沒有什麼特別需要達成的事情。都還滿好的。

 

紀:有最喜歡的幾部喜劇可以跟大家分享嗎?

 

陳:我很喜歡卓別林。

 

紀:可是他好可憐,吃自己的皮鞋觀眾就會笑,我覺得好難過。

 

陳:我有他所有的作品,不是因為我想要成為喜劇泰斗。我覺得卓別林不但是喜劇,更是電影國父、一代宗師,所有東西都很了不起,因為很簡單,很真誠,在最原始還不需要聲音的時候。卓別林是我很尊敬的,因為他一直到老,即便進入有聲的時代,他還是有赤子之心、天真無敵。我也喜歡劉鎮偉,也喜歡周星馳,前幾天看到《蘇乞兒》,他真的是偉大的演員,演得太棒了。

 

紀:我最喜歡的是勞勃狄尼洛。

 

陳:他是喜劇演員嗎?後期嗎?

 

紀:只要他在喜劇裡面,我就會停下來看。他只要一直看你,你就會覺得很好笑,不知道為什麼。

 

陳:性格男星你笑他還不知道為什麼!我也很喜歡伍迪艾倫,但他不能算是喜劇,比較生活,也滿喜感的,他前中期的作品我比較熟悉,後面風格有點變;陶德索倫茲我也很喜歡,會哭的,太可憐,《歡迎光臨娃娃屋》什麼的,妳不知道他一部片子,找了8個人演同一個女生《少女心事》),其實是很理智、很殘忍的,可是又會發噱,也不是黑色,說是喜劇太可惡了,不能這樣說,是來自於人生很…..,不是悲慘,是無奈,非常無奈到笑出來,那個無奈一點都不輕鬆,也不是伍迪艾倫那種,他會拍很多畸零人,會覺得很賤、很幹,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妳必須要看,因為太難講了!

 

紀:之前我在規劃「大冒險」,因為我從14歲就開始往演員這件事前進,覺得有點厭倦,有點植物了,已經沒有辦法再觸碰到神經元了,想要去做一點別的事情。我再來就畢業了,本來想說要不要出國念書,又覺得不想定計劃,反正不管有沒有要念碩士,都先去唸個語言學校,選定一個城市生活,我也不擔心錢用完,因為可以在那邊打工,而且如果在美國待一、兩年,因為30歲以前都可以打工旅遊,還有很多國家可以去,德國、日本、紐西蘭、澳洲。我6月底才去北海道玩,算是我第一次去日本,發現我超愛日本,連踏在那邊聞到空氣都覺得我立刻變聰明了。他們空間很小嘛,但他們很重視念力這件事情,應該說專注力,他們會盡量不妨礙到你的專注力。比如說你在逛街,店員會很誠懇地說「你好」,之後就會讓你做自己的事情,他其實一直在關心你,但不會打擾到你,也希望你不要妨礙到他,所以在路上不能擋到別人,這對他們來說是大忌,講話也不能太大聲,你大聲就會吵到對方的專注,我覺得這點滿有趣的。在台北會被東西擋到,比如說人行道凹凸不平,那你在想東西的時候,沒辦法百分之百地想,因為要去注意地上凹一個洞、一灘水,或者是對面有人要走過來,很多東西會一直打擾你的專注力,或是捷運隔壁座位的人很大生地討論他們昨天去哪裡玩,就很煩。我覺得台北說不定是因為這樣,大家都習慣放空,因為再怎麼專心都會被打擾,這樣工作效率應該也不會太高。反正日本人好專注喔,他們知道一個人專心需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所以什麼設計都是為了不要打擾你的專注力,那幾天我就突然好多靈感。而且那個食量也太大了吧,日本人吃好多喔!比如說10個鍋貼,然後這麼大碗的拉麵,這是一個set,旁邊還有小菜。

 

陳:可能北海道吃得多一點,因為務農的地方。妳趕快去美國來個Brunch,(份量)不可置信,想詛咒這個國家你知道嗎!杯子大到好像可以洗臉,美國真的很可怕!

 

培培NOTE:

想到就立刻背好行囊出發。

目前的我在日本待了將近一個月。

東京的確是個繃緊神經的地方,但也處處充滿了用心。

某個烈日午後,我曾坐在路邊15分鐘,看鋪路的工人如何細心地,反覆修正瀝青的厚度,讓接合處平坦地毫無縫隙。

 

12位工人各司其職,沒有一個人在休息,為的就是鋪好短短一百公尺。

看著看著,不禁覺得,或許一切都是通的。

 

紀培慧

 

全文刊載於: CUE電影10月號,編輯孫志熙,文字協力:熊懿文,攝影:KAKI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