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人 (Young Dudes)
導演:陳映蓉
編劇:陳映蓉
推薦:1.5顆星 (眉頭深鎖)

世界末日,你搭的上船嗎?

說在前頭,不推薦但我非常非常喜歡!第一次看到預告片,對陳映蓉導演這部作品的轉變非常驚訝,因為我對這位導演的印象還停留在2004年《十七歲的天空》。當然我沒有看過2006年的《國士無雙》,所以陳映蓉導演的風格在當時就轉變了也不一定,但在《騷人》的預告片裡看來,大膽的攝影和用文字堆砌的街頭、後現代畫面,配上似乎意識形態很重的劇情…我好驚訝!在渴望取得認同、對觀眾鞠躬屈膝的破億國片潮流中,不知道多久沒有出現這樣風格的國片?

進場看《騷人》,在星期六的午後,人潮最洶湧的時段,我和同樣喜歡國片的好友卻在高雄威秀"包場"了。碩大的影廳只有我們兩個人享受著這麼精采的電影,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種在嘈雜人群中尋回自我的滿足感。電影的確很偏門,拿一般觀眾的眼光來說,是可以大罵"整部電影不知道在搞甚麼"的。但摸著良心說,簡單的劇情、輕搖滾與迷幻色彩的西洋樂,搭配上導演大膽運鏡堆疊出來的意象,以及與角色極度精采演技的配合,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如此結合心境的電影!這讓我想起了2009年李安導演的《胡士托風波》,你可以說這部電影很文青、意識流、神經病才會看(我也滿同意這些說法的),但不諱言,騷人就是2012的嬉皮,忙碌的現實就是最強烈的迷幻藥,說不定自認清醒的人才是廢柴。


劇情講王柏傑飾演的吳安良整天無所事事、瘋瘋癲癲…寄住在好友郝歌家,但整天不事生產,高談荒謬的言論…直到有天莫名地讓外國女孩阿岱兒一起住進家裡,吳安良藉著2012世界末日的理論創造出虛擬方舟卡拉圖號,三個人在網路上號召大家上船,沒想到…船長自己反而沒有船票,上不了船…

在電影前段我沒有進入狀況,只覺得王柏傑飾演的吳安良果然如預告片所說的,是一個廢柴。導演捨棄掉了傳統說故事的方法,讓觀眾聽著吳安良對郝歌講著沒有意義的白日夢,看他過著如同廢人般的生活…但對於生活細節導演則全部跳過。因此,我不知道吳安良這個人的背景為何,為什麼會落到這種地步,甚至是連外國女孩阿岱兒為什麼會入住郝歌家,都沒有給觀眾任何一點解釋。但似乎一切又這麼地合乎道理,我被陳映蓉導演用光影晃動和跳躍的運鏡帶著走,開始放棄掉這個被壓力逼著往前走的世界,慢慢進入了吳安良那一切「隨便啦」的廢柴世界…

吳安良是寂寞的。被郝歌拖去參加前女友帶球嫁人的婚禮,看著人家步入幸福美滿的生活,唯一的報復卻只有在婚禮上與新郎尬酒。郝歌有著教學生木工的工作,但吳安良卻只能背著吉他搖來晃去,打電話鬧這個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好朋友來取得被重視…他沒有辦法像一般正常人一樣往前走,他被現實生活卡住,一無所有的他沒有辦法往前走,只有懷抱著滿腔的夢想(或者說是奇想)做著白日夢、過著蠢日子…有人有過這樣的經驗嗎?在忙亂的日子裡突然有一天懶了,覺得做甚麼事情都沒有意義,說不出所以然,只覺得這種生活不對,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自己逗著自己笑。老實說,我在研究所論文卡住的時候就是如此。

當時論文怎麼做都不對,原本應該一年完成的研究因為某些原因,拖過了可以繳交的時間,硬生生又往後延了半年…當時的我突然之間進入了這種狀態。把所有資料都丟在一旁,每天睡到自然醒,在奇怪的時間穿著睡衣外出買飯吃,覺得失去了所有動力,看電視變成我每天花最多腦力的工作…我表現地很快樂,尤其總是和朋友用逗趣的反應和對話讓我自己哈哈大笑,但我知道自己很空虛,那幾個月的我變成廢柴,喝酒、吃飯、睡覺、想著沒有意義的人生哲學大道理…

我怎麼重新爬起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吳安良的卡拉圖號產生了共鳴。重點不在於是不是真的相信世界末日或是卡拉圖號這東西,而是世界末日的理論讓吳安良找到了生活的重點(本來他要選總統的)。因為他瘋瘋癲癲地創造了卡拉圖號這艘諾亞方舟,透過現代網路的無遠弗屆,反而讓世界上許多渴望從枯燥生活中掙脫而出的人支持。也幸好郝歌還保有一點赤子之心,沒有被這個無聊的世界同化,與阿岱兒三個人開始在這個世界上自由玩樂,創造諾亞方舟。沒有理由,就是因為想要、因為愛(當然也可以說因為Michael阿),為什麼不行?

只是創造了卡拉圖號是一回事,能不能登上這艘諾亞方舟又是另一回事。雖然號稱這艘船上的都是一家人,寂寞空虛的吳安良好像找到了歸屬感的同時,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排除在外了。爆炸性的卡拉圖號登上了一大票人,情勢失控的同時吳安良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坐上郝歌的車,所以他也失控了。原來郝歌跟阿岱兒開始有了私密的戀情、原來住在郝歌家自己應該要付房租、原來我還是個外人…殘酷的現實讓吳安良發現了自己無可救藥的空虛,以此為分水嶺,進入了以回憶為門票,找尋自我價值的迷宮裡。

這就是世界末日,如同當時的我一樣。村上春樹曾在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描述,所謂世界末日就是時間的延伸,不是死,而是永恆的生,如同百科事典棒,在潛意識裡會永遠永遠地生存下去。吳安良被趕出了諾亞方舟,也進入了世界末日。在世界末日裡他追求著家,追求著歸屬感和被重視、被需要的渴望,但他被困在迷宮裡,一層又一層走不出去,也找不到自己渴求已久的東西…但回憶是門票,要在無限延伸的時間裡找回初衷。我喜歡客串演出的邰智源所講的話:「這首歌一開始的時候,真是好聽」,當我們都被生活卡住,深陷泥淖不可自拔,滿腦子想著解放和自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種日子一開始我們是很享受的?是在哪一個時間點上,我們選擇了這樣的路來走?生活不就如同聽歌,聽久了很厭煩,但還不就是自己放來聽的嗎?

在世界末日裡迷惘的吳安良,從一開始尋找著回家的路,卻發現只是被困在空洞髒亂的房間,還換來許多人的追捕,如同他自己對自己的責備,如同鬼魅一般。但當吳安良開始思考,試著去接納這樣的自己時,卻像是跟自己玩著追逐戰,又是如此地快樂。而當他來到狂風暴雨的海邊,一步步地走在杳無人煙的路上,心情也逐漸歸於平靜…我尤其喜歡他在雜亂的海邊碉堡裡找到一幅旭日東昇的畫,這與邰智源的話不謀而合,一開始是多麼美好?當吳安良在黑夜的草地上累翻時,用頭墊著畫卻回想起當年與郝歌的無厘頭對話「現在與我掉到水裡」是如此的青春洋溢而且樂觀無敵…我又再度想起,在卡拉圖號上,回憶是門票,找到自己就可以上船…當他已經不再以郝歌家為歸屬,而是真正接受了自己及生活之後,他才上了船,在山區湖畔看星星的嬉皮音樂會上,尋覓到許久不見的真愛…

請容我再說一次,這部電影不適合一般大眾,因為《騷人》是一部極度有個人風格和藝術價值的電影,它不會矯情地討好觀眾,它用跳躍的影像和迷幻的搖滾說故事,它要帶觀眾進入所謂世界末日的內心世界,用回憶當門票,在讓人迷失的世界裡找到接受自己的美好。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騷人》好看。這些影像觸動了我的心,覺得它挑起了我曾經經歷過以及心裡想說卻說不出口的某一部分,我在這部電影裡不用聽故事,因為《騷人》正教導著我重新認識自己。

但你也可以說整部電影不知所云啦,這種事情本來就因人而異,有些人單純就以眼睛看的到的物質為主生活,但有些人會意識到自己精神上在乎的是甚麼、心裡的感覺如何來決定如何過日子,無關勝敗或優劣,只是個人的選擇而已。再屏除這些,我想讚嘆的是《騷人》的電影配樂。這次是由港澳歌手團體Soler演唱的(順帶一提,搖滾歌手大衛鮑伊的歌曲"All the Young Dudes"也是這部電影的靈感來運之一),在吳安良被生活卡住,覺得孤單寂寞以及大聲笑罵的過程中,他們演唱的許多經典英文老歌都正好切中當下的情緒,呈現出過去嬉皮年代的氣氛。我看完電影的當下就去買了這張電影的原聲帶,總覺得在人生中如果再有這樣的失落,聽著這些歌似乎就可以回想起這部電影帶給我的感覺 …

最後,"騷人"的本意本來就是"文人"的意思,英文片名"Young Dudes"也意指遊戲玩樂、不正經的年輕人。所以討厭這部電影的人要說這部電影是文青、假文青、做作古怪的人看的我都無所謂。我在這篇文章裡給的推薦也不高,因為我不認為現在大多數在台灣會進電影院的年輕人可以理解這部電影在幹嘛。但我很慶幸直到現在都還有陳映蓉導演這樣的人會拍這樣的電影,也慶幸男主角王柏傑可以把一個被生活困住、急於尋求自我的失落和滿足詮釋地如此精彩。我認為這就是精神上的糧食,我大飽口福。

電影劇情:★☆☆☆☆
演員演技:★★★★★
角色刻劃:☆☆☆☆☆
故事氛圍:★★★★★
畫面美感:★★★★☆
服裝化妝:★★☆☆☆
音效配樂:★★★★★
剪輯流暢:★★★★☆
節奏步調:★★★☆☆
影前評價:★★★★☆
綜合推薦:1.5顆星 (眉頭深鎖)

 

※轉貼自:柿子狂想Persimmon OnLine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