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周刊_1802期_8_31~9_6_瑞莎.王柏傑專訪  

王柏傑與瑞莎合作演出電影《騷人》,電影內容天馬行空,兩人在片中做盡瘋狂事也拍出革命感情,成為好友。電影圈發電機的王柏傑靠偷親瑞莎、伸手打她的屁股來建立拍戲默契,果然快速拉近彼此距離。

名模瑞莎與王柏傑演出電影《騷人》,王柏傑演出失業青年,卻想瘋狂的在世界末日前拯救世界,瑞莎則是收起性感,扮演陪著他瘋狂救世的洋妞。她在電影中八成的時間都在講母語俄文,她大笑說:「我以前都以中文演戲,這回要講俄文,我反而很不習慣耶!」

IMG_7014  
瑞莎(中)教王柏傑(左)講俄文,卻因王柏傑的發音不準而鬧盡笑話。 

猛掰俄文笑料足

瑞莎除了要把不少中文台詞翻譯成俄文,她還指導王柏傑講出連串俄語,但俄文高難度的發音,一句很正常的「牛奶好喝」,王柏傑發音不準,竟出口成「髒」,但全場又只有瑞莎一人聽得懂,就有如被打開笑穴般,狂笑不止,瘋狂NG,讓導演不得不改用中文說台詞。

王柏傑透露在拍《騷人》的一場狂歡戲時,導演在瑞莎不知情的狀況下,要求王柏傑偷親她,讓她一陣尷尬,「當時我們完全不熟,我真的很掙扎。」但他為了演出片中的瘋狂男,就鼓起勇氣親了瑞莎臉頰,最後還順勢拍了她的俏臀;倒是瑞莎很淡定,被親了也不以為意。除了偷親美女,導演還要求他在西門町街頭大跳麥可傑克森的舞蹈,讓他真的受不了,「那真的太高難度了,幸好後來給我帽子與墨鏡擋住臉,我才敢跳。」在眾目睽睽下要忘我跳舞,讓他大笑說:「拍這部電影就是要勇於不要臉阿!」王柏傑在片中演出吃了不少苦頭,他為了拍攝在滑水道的畫面,在寒流來襲時,一整天都待在水上樂園的滑水道上,來來回回溜了一整天,雙腳還綁著攝影機,讓危險性大增,「我滑到快失溫,有點像在玩命了。」瑞莎也記得他在殺青前,病得很嚴重,「他黑眼圈超重,被操過頭了。」

 IMG_2212  
王柏傑覺得在西門町街頭大跳麥可傑克遜的舞蹈,需極大的勇氣。 

減肥過度腎受損

王柏傑曾因愛吃又易胖,而深受體重困擾,他兩年前曾咬牙減肥,再加上工作忙碌,竟減出了毛病,不但肌肉萎縮還引發腎臟問題,他說:「當時竟尿出可樂顏色的尿,真的太可怕了。」但為了《騷人》中的失業男,他不怕健康出問題地硬在一個月甩肉六公斤,「我也曾覺得自己太胖了,趁著工作的動力努力減肥。」

兩人拍戲拍出好默契,講話也毫無禁忌,王柏傑透露當初是聽到導演陳映蓉是邀Liz演出,沒想到最後是瑞莎,激得瑞莎忍不住尖叫出聲,大喊:「你騙人。」也大爆首次見到王柏傑,他竟戴著墨鏡,壓低帽沿,很酷打了聲招呼,就面無表情。「我當時覺得他連笑都不笑一下,很難相處,我們不能當朋友,只要拍拍戲就好。」讓王柏傑緊張澄清自己不是在裝酷,「我很慢熱啦!碰到不熟的人,會緊張。」


※原文出自於:時報周刊1802期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