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000956  
阿部力、瑞莎、導演陳映蓉、王柏傑談《騷人》。(記者邱榮吉/攝影)

記者許世穎/專訪

電影《騷人》距離導演陳映蓉上一部長片作品《國士無雙》醞釀了6年之久,而且是一部與之前風格完全不同的電影,拍出了國片少見的風格與觀點。故事雖然圍繞在兩男一女、三個廢柴之間,但對她來說,他們是末日來臨前最另類的HERO(英雄)。

雖然這6年間她還是有一些短片跟音樂錄影帶的作品,但主要原因也是當時拍完《國士無雙》覺得可以不用那麼急著拍,可以慢一點、停一下,想試著過過其他的日子看看,也稍微從電影圈「抽離」一會兒,看看其他的世界,累積多一點不同的生活經驗,於是,她的觀察、她的想法,便藉由《騷人》傳達給觀眾。

《騷人》無論是影像或是音樂都帶有濃厚嘻皮風,故事以世界末日做為題材,卻有相當另類的末世觀點。故事中卻沒有傳統的「英雄」,而是選擇用三個「廢柴」,陳映蓉笑說:「我覺得他們三個是HERO,但是是另類的HERO,主要是反應出我們這個世代、時代所看到的一個想法或是期待」

導演  

導演說《騷人》就是這樣一個很沒有保留、很誠實的想告訴觀眾的故事。「這個時代有很多紛擾,大家都很迷惘,也算是自己的一點心得跟感觸,說出來、拍出來可以給一些人取得一個相同的共鳴感,也許彼此不相識,但可以透過這個電影交個朋友,來隔空取暖一下。」陳映蓉說。


王柏傑稱導演外星人 阿部力以為要演同性戀

而提到自己的角色,男主角之一的王柏傑直說他飾演的「吳安良」,根本就是導演本身的寫照。「吳安良是一個嬰兒,完全就是導演的『現狀』」王柏傑笑說。「從前製的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從導演身上找到角色的影子,然後就放在自己身上再加以放大,就成了大家現在看到的吳安良。」

所以意思是指導演平常就很跳tone?王柏傑直說:「她不是地球人,就很像電影MIB裡一樣,拷問她就會有一個人從裡面跑出來這樣。」而飾演「郝哥」的阿部力則笑說:「我覺得郝哥最像這個地球上的人類吧,最一般比較認真的一個好青年,比較像男人的一個角色。不過一開始拿到這個劇本時有懷疑他跟吳安良是一對同性戀。」

柏傑  
▲王柏傑笑說導演陳映蓉是「外星人」。(記者邱榮吉/攝影)

首次參演國片演出的瑞莎也被不少觀眾認為「美的不像地球人」,不過實際上她演出的「阿代兒」跟她本人一點都不像。「阿代兒是跟我完全不一樣的一個女生,她很酷、很有自信、比較直接」瑞莎說。開拍前導演也特地給她幾個功課,去看幾部片,讓她可以抓住她想要的女主角的樣子與感覺。

親吻在片中是個情感的交流,並非「有色」,而是很單純像小孩一般,而三個人其實是一體的,合在一起就是導演本身。寫東西的人都會融入自己的一點經驗的投射,也因此每個角色身上都可以找到一點個人特質的放大。

合照  
▲《騷人》中的兩男一女只有友愛沒有情愛,左起阿部力、瑞莎、王柏傑。(記者邱榮吉/攝影) 

陳映蓉導演也說:「三個角色都是我局部的放大,不過我知道阿代兒比較難想像(大笑)。」而郝哥跟吳安良其實是一體的兩面,一個屬於能承擔的,一個較不負責任;一個屬於思考派,另一個則是執行派,他們之間彼此需要對方,而三個角色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不論是單獨看或是分開看,都是友愛大過於情愛。


瑞莎虧柏傑難相處 兩男同居培養默契

除了讓瑞莎多看一些電影抓住她想要的女主角的感覺,開拍前導演也特地安排兩位男主角一個月的時間先認識對方,住在一起、一起去上課,讓兩人在可以先相處一陣子。因為她覺得這兩個角色在大銀幕的呈現上騙不了人,要有「死黨」的感覺,就必須要更有說服力,也因此培養出更好的默契,營造出很自然的相處感。

到現場才見到大家的瑞莎則說:「之前有見過柏傑一次,當時覺得他『很不好相處』,後來開拍後才發現其實他是滿好相處的人。」不過提到在片中與兩位男主角的關係純友誼,若硬要選擇其中一位,她笑說:「兩個都不選,不然我選導演好了!」王柏傑馬上吐槽:「選擇導演那就是選擇吳安良啊!」

 IMG_3319  
▲三人在《騷人》裡相處的很自然。

 導演也提到一場沒有放進電影裡的戲,看到三個人拿著DV在玩、打打鬧鬧,讓她想到拍攝時的開心,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樣,生活真的就是這樣無憂無慮,雖然末日在即,但只要大家在一起一樣還是可以很開心、無所畏懼。

陳映蓉說:「專業的演員可以忘掉自己的身分,可以藉著角色找到一個更不一樣的自己,所以可以捕捉到融入後更真實的面相,這些演出與體驗會成為他們人生中真的過了一個該角色的片刻感。」當然這也要歸功於他們對於導演、對於整個《騷人》的世界的放心、信任感還有愛。

IMG_9597  
▲演員們都對導演陳映蓉(前)相當信任。


騷人笑看末日 享受奇幻樂趣

不過既然電影與世界末日有關,三位主角對於末日的看法與想做的事也相當跳tone。瑞莎說末日來臨時跟很重要的人在一起,阿部力則問:「搭飛機在天上飛不知道會不會避免末日?」

王柏傑則相當實際,直說「末日來臨時要去電影院看《騷人》」,也許在度過那個moment的時候,正好在看電影,然後會有一種Peace的感覺,外面的世界也許已經崩塌、毀壞,但那個時候正好在看《騷人》就可以存活下來。

IMG_9610  
▲《騷人》探討的末日主題有別以往。

瑞莎更推薦大家不只看一次,還說至少看個兩三次,「因為第一次看就很喜歡,但看第二次發現自己更喜歡,現在很想看第三次。」瑞莎說。而與導演合作多次的阿部力則說:「雖然跟導演合作過多次,但每次看到腳本都是很新鮮的,還是很期待看到導演很新的視界,《騷人》真的是很特別很特別的一部電影,每個人看完後的感受應該都會不一樣,而且每次看的感受也都不一樣,觀眾真的可以多看幾次。」

導演陳映蓉則是以創作者的身分,想誠實的說出「在那個時候想說的話,還有在創作時的狀態、時代之下的一個『真心想說的一個想法、想分享的一個故事』。」王柏傑也說:「這會是你從沒看過的國片新風格,會是一個很特殊很奇幻的感覺,也很充滿了歡樂,特別是現代人鳥事一堆,很適合進戲院去,甚麼都不要想就好好的享受一部電影的時間。」《騷人》將於明天(31日)在台上映。

合照2  
▲阿部力(左起)、瑞莎、導演陳映蓉、王柏傑就是《騷人》。 

※原文出自於:NOWnews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