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不羈、胸無大志;失落、鬱悶、有志難伸

人世間本就充斥著"懷才不遇"的怨念,不僅止於良柴或廢柴

—     兩者間可能只是一體兩面;全待”機運”和”創造”

3  

因為亂世無章,可以吟歌揭竿,爛漫起義。謂之騷人」—陳映蓉

陳映蓉的《騷人;Young Dudes》不是無病呻吟的假文青憤怒,而是訴諸真誠踏實、苦幹實幹的甜美真實。我們的人生經歷裡,或多或少都會出現想改變世界的欲望,尤其面對許多奮力後卻無聲的窘境。《騷人》裡的人物們,就是出自這般的無奈,成就一股屬於這個世代的實體寫真。

故事圍繞在吳安良、阿代兒跟郝歌三位廢柴身上,以「末日恐慌」為前提,在網路世界裡打造一艘名為「卡拉圖號」的救世方舟,號稱可以帶領63億的芸芸眾生,離開地球並且找到諾亞,永世永生地隔絕威脅和傷害。吳安良(王柏傑飾演)是一位失意的樂手,隨著年紀的增長,漸漸對自己的過去感到遺憾,對未來無比迷惘。此時,又正逢前女友找到如意郎君即將組成家庭,雙重打擊下讓他開始異想天開的想改變自己、改變這個渾蛋國家,成為這世界的救世主。


1342972649-3898971932  

被囚禁的心靈或者無法脫身的肉體 : 「木已成舟」: 準備和家人、動物帶著堅定意志上船啟航吧!

個人的力量或許不夠,於是吳安良找了和自己朝夕相處的好哥們郝歌(阿部力飾)一起加入這個改造計畫。郝歌的生活務實又簡單,正當吳安良還在胡亂發想音樂夢的時候,他早早意識到麵包大於理想,於是順應現實,努力的生活在這個無法改變的事實中,並且取得教師資格,在學校擔任木工、工藝老師。想當然爾,郝歌當然沒打算要跟這人一起瘋,但,說時遲那時快吳安良早已在網路上開始瘋狂的行動,並且慢慢地發酵。就在一次聚會裡加入了阿代兒(瑞莎飾演)這性感的外國妞。阿代兒不玩音樂也不搞BAND,看似沒有那麼理想性,但她卻是個熱愛動物的好女孩,經常參與動保運動。郝歌看著這計畫的局勢「木已成舟」只好半推半就地答應,因此這座虛擬的救世方舟「卡拉圖號」也正式成軍。

先從臉書串聯、視頻網站到具體的快閃行動、秘密聚會,卡拉圖號的啟航,藉由新聞媒體的報導,也引來政府單位的關注,甚至透過無邊無界的網路,在世界各地出現了眾多擁戴者的爭相響應。就在看似進行順利的時候,吳安良被一批身分地位不明確的奇特異種給綁架,和郝歌、阿代兒走散了,一心想回到他認知的世界裡,卻不論怎麼哭天喊地、保持意志,仍舊找不到路。

革命的過程絕對要付出代價,不論是被囚禁的心靈或者無法脫身的肉體,吳安良是否能順利抵達心中的諾亞呢?


4  

愛與和平 : 我們是「家人」,所以不要那麼性慾地去解讀關於個人性向的私密

《騷人》將「愛」這件事情作了很重要的論述,用論述這字眼並不為過。人世間因為愛得以和平共處,就像吳安良在網路世界建立的帝國,容納那些願意加入的志同道合。這些人或許湊熱鬧也或許出自真心,無疑的是這絕對具備愛的意義。

再回歸到觀察主要人物吳安良與其好友阿代兒、郝歌間的情感,性別和性向變得不那麼重要,更無法果斷地將其歸類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因為一切其實只出自於「愛」這麼簡單。或許我們乍看吳安良與郝歌、阿代兒間的黏膩情感,介於那麼一些中性的特質展現,的確會讓人聯想到性向的問題,但,成就大愛前必先超脫世俗情愛,對照後半段吳安良遭綁架的篇幅中,看待意志這件事情,似乎極為合理。

我們從廚房、街頭、房間的那些吻和量販店停車場的那場轉折戲即可窺知一二,透過三人間的奇妙情感,吳安良開始反思自己是否準備好創建一個美好世界、自己是否真的逃脫出世俗情感得以安寧地生存。結果是,他真的還沒準備好 : 不論渾沌的過往或者迷惘的未來,他真的無法招架且還在尋覓,所以才造就《騷人》這段故事。


IMG_3319  

失落世代的奮力一搏 : 意志與理想

如果說愛和和平是該片很重要的論述,那麼意志和理想應當就是手段。導演將吳安良這位人物比喻為掉進兔子洞裡的愛麗絲,落難的愛麗絲自然要找到歸途或者前途,所以在吳安良被綁架進而逃亡的近二三十場戲,呈現出的風貌是意志與理想的拉鋸,藉由真實和交錯的剪接技術,彷彿帶領觀眾跟著男主角一起逃亡,至今回想,仍舊迷人。


IMG_5128

藝文氣息包裹的科幻電影 : 美術、造型、音樂、攝影、剪接 很藝術!

我想陳映蓉的《騷人》無疑地是一部科幻電影,但呈現的風格不是”類型電影”的氣息,而是頗具文學性和當代藝術的思維。

何以文學? 應當是電影傳遞出的氣質和涵養,她其實找不到適合而且得以套用的文學體裁,要因電影而強加是戲劇,似乎也不那麼具說服力;或者推類在小說,也沒有那麼長篇大論;對我而言,《騷人》似乎更像是詩。

出自於文學性的氣息,將這個世代的壓抑、逼迫、不解和疑惑,透過交錯現實與幻象之間的故事發展,呈現出一股奇特的電影類型,所以我們甚至很難對這部片給予一個類型的定義,因為真的找不太到。我特別喜歡這部片的美術、音樂、攝影和剪接,我想這部片光是DM就有夠”吸睛”,雖然我當下認為這該不會是一部假文青的電影,卻再看完該片後想誠摯地推薦。 


有些電影,主角換了衣服、場景換了基調似乎也可以,但偏偏《騷人》就是一部"換不得"的電影,至少呈現在觀眾眼前的主角穿著和配件只要少了就毀了全片。

我們很習慣性地忽略主角的穿著、髮妝,認為那只是電影理所當然的一部分,卻忘記,她扮演的角色是烘托出劇本精神的元素。在該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三位主要人物的服裝穿著,其實跟著劇本對於角色設定的初衷走。所以郝歌和安良不能少了吉他、貝斯和吸煙的瞬間;阿代兒身上不能沒有隨身攜帶的相機和嬉皮頭套,最後回到那個美麗境界,再配襯音樂的詞句,你說怎麼可以少了些精神。是故,《騷人》一片成功的氣質,絕對有一部分來自於美術、造型和周邊電影技術再回歸到劇本根源的初衷。


IMG_6861  

六年後的陳映蓉,很酷!

睽違六年陳映蓉終於帶著最新的作品問世,可能是我以先入為主的態度觀看此片,所以相較於《十七歲的天空;Formula17》(2004)、《國士無雙;Catch》(2006)的簡單故事、鏗鏘有力,《騷人;Young Dudes》格外地出人意表;出人意表地有她不那麼故事性,也不平易近人以及不簡單又滿腹熱血的影像魅力。

從序場開始,該片就呈現出奇異的風味,接著上演職員表和片名,搭配著引人入勝的配樂,完全吸引觀眾的目光,營造的氣質是近年少見的典範。隨著故事的發展,其實在觀影過程中,因慢動作鏡頭和奇幻的剪接手法,有些不解和疑惑,甚至太過於發散而找不到核心,卻在尾聲發覺是自身之錯。

很多觀眾將該片與王家衛相提並論,其實有那麼一點相近的風格,應該是說致敬意味濃厚。就我看來,《騷人》提點到的愛、和平、意志及理想,和甫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的得主 - 蔡尚君的《人山人海》(2011)還比較相似,兩者都將該議題作了很適切又動人的示範。以商業考量來看《騷人》,她不是一部簡單好懂得電影,許多深切的概念潛藏在敘事結構裡,就身為一位觀者而言,她需要時間沉澱、回想再冷靜思考後,會發現你到底喜不喜歡這部片,對我而言,我喜歡勝過負面。


※原文出自於:辛大俠's Blog | 電影| 如電游離的身影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