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歌家在《騷人》中不只是吳安良和郝歌的棲身之所,它必須讓觀眾一眼就感受到所謂這兩個騷人的生活樣貌,具體呈現「騷人」的態度風格。

 

 

騷人,吳安良與郝歌,兩個揮霍生命在末日前夕的狂徒浪子,是諾亞化身?還是癡人做夢?

不明確的態度、生活、思想,從劇本中跳出來展開在我們面前,對所謂『騷』的認知與定義,在不斷地反覆辯證與討論摸索,從一道模糊不明的微弱光線漸有了輪廓。

 

 

我們想要打造一個在既有熟悉框架下,卻無法被界定的空間場景。一種從視覺經驗上就可以感受到對方舟概念的企圖,以及對烏托邦世界的投射。在選擇實景改造的前提下,在變與不變之間,我們打算讓吳郝家呈現一種末日不定的騷動感。


     

 由於原始場景已有現成的裝潢,但實在是不利於拍攝以及不符合我們腦海中的空間配置,因此拆除的第一個動作便少不了(我們很慶幸有很好的製片)。


 

先回歸空間的原始最大值後,我們設定了這個空間與兩人的關聯性,郝歌先入住的主導權被吳安良鳩佔鵲巢,吳安良的亂入破壞,造成兩人之間的亂與不亂、真假虛實的違和感,在陳設與配色的比例上,從衝突對立、支離破碎,到融合成一個屬於騷人的中心基地,從而建立影片的風格主幹。


 

另一邊是郝歌的工作室加床。郝歌居住的地方即使被吳安良入侵,也依然保有自己的一塊小天地。


 

 

而結構上也為了讓空間有更多的可能性,設計了許多可以活動變形使用的層架與隔牆,合理的出現在場景裡,再加上燈光與攝影風格地賦予環境聯想,讓吳郝家的每一天,環境的空間感都是不停流動變化的。


 

就是這麼一個不確定的場景,屬於吳安良與郝歌的。空間與人物的關係究竟是被動主動?完成未完成?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吧?(誤)


    全站熱搜

    youngdu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